当前位置:主页 > 算命 > 占卜算命 >

探访世代占卜的中国“吉普赛村”(组图)

时间:2018-01-27 09:44 来源:网络整理

在甘肃永登县薛家湾村,生活着一群靠算命为生的人,他们被称为中国的吉普赛人。过去,“吉普赛村”人有着不与外人通婚、互相交流讲“黑话”、三年必须出一次家门等特有的习俗,颇为神秘。占卜“技艺”绝不外传

 

探访世代占卜的中国“吉普赛村”

 

  在甘肃永登县薛家湾村,生活着一群靠算命为生的人,他们被称为中国的吉普赛人。过去,“吉普赛村”人有着不与外人通婚、互相交流讲“黑话”、三年必须出一次家门等特有的习俗,颇为神秘。占卜“技艺”绝不外传

  薛家湾位于甘肃永登县城东南十里,村庄依山傍水而建。山中两条巨大沙沟,将村庄夹围,东面的沙沟将村庄分隔成了上下两个村庄。柳、刘、高、何、郝、郭六姓人家聚居于此。村里现有170多户人家,700多口人,过去这个村子的人几乎不种地,常年成群结队在外流浪,以占卜算卦和看手相为生。

  有人说,薛家湾人是一群古代流落中国的吉普赛人后裔;也有人说,薛家湾人可能是本地土著苗裔。他们个个能掐会算,神秘莫测;薛家湾人从不与外村人通婚,他们的算命手艺也从不外传,严格尊守着父传子,母传媳的规矩。外地人都把薛家湾的女人叫做“蛮婆子”,男人叫做“蛮子”。

  他们很少读书识字,大人小孩操一口生硬的汉语,夹杂着外人听不懂的“绍句”(一种典型的职业隐语,只有自家人才能听得懂的江湖黑话),这一特别的语言印记,是他们外出联络的主要方式。

  例如他们把炕叫“文台”,把开水叫“滚轮子”,把首饰叫“托照什”,把房子叫“开瓜”,把吃饭叫“绕三长”,耳朵为“听宫”,眼睛为“兆宫”,鸡叫“勾张”等。总之,“绍句”是有外人在场,又需要保守秘密时才用。

  独特的出行仪式和游走生活

  解放前,薛家湾其实相当于一个暂时居住的营地。人们只是在春节来临的时候,陆续从各地赶来,过完一个团聚的新年,当周围其他村庄的农民开始去地里播种、耕耘的时候,他们却套起毛驴车,带着看家狗,拉着老婆孩子锅碗瓢盆,扔下简陋的土坯房,去云游四方。这样的生活持续了几百年。

  解放后,他们定居下来,开始了春种夏收,过起了老婆孩子热炕头的固定生活。曾经,算命这种古老的生存方式也被当作封建迷信而清除。但随着打工潮的兴起,薛家湾人又开始蠢蠢欲动,人们相继走出村庄,过起了和他们的祖先一样漂泊四海的生活。活动范围主要以甘肃、青海、新疆少数民族地区为主。

  薛家湾人的出门仪式很重要。出门时,粮食、炊具及住宿用具等均需带全,家中若有饲养的狗、羊也得带上。他们出门,一般都在五月初五到初七这几天内举行仪式。

  出行仪式又被称为“迎喜神”,选择一个好日子,算出“喜神”在何方,然后备好驴,牵出大门,点燃鞭炮,来到空旷的沙沟里,朝“喜神”所在方向磕头祷告,然后烧一道黄表纸,点三炷香,拉驴回家。

  回家后,供上无量祖师(居中)、周公(居左)、桃花娘娘(居右)神位,磕头祷告后再出行。

  薛家湾人每隔三年必须远游,据他们说,至少三年要出一次门,不然家中便会有灾难,会“天火烧身”。

  薛家湾的女人出门大多以毛驴作为脚力,而男人们长袍短褂,头戴礼帽一副墨镜遮盖着神秘跟随其后,腰别绷鼓,口吹短笛,提鸟笼,牵黄狗,一幅游侠形象。薛家湾人白天走乡串户为人卜卦算命,夜晚宿于古庙或山洞之中。

  男人占卜算卦女人专看手相

  薛家湾村里男女老少对占卜术都不陌生,成年人里面有百分之八九十的人都身手不凡。不过,男女分工,各行其道:男人占卜算卦,女人专看手相。

  占卜的主要技术有:课中(批八字)、交合昭盘(相面)、交合托罩(看手相)、鸟占、解梦、神机救等。特别令人不解的是男人还擅长禳灾解术(解灾,又称镇法)。薛家湾的女人都能说会道,异常聪灵,看手相十分灵准,甚至有的女人的长相也和吉普赛人十分相似。


  有学者考察后认为,薛家湾人的算命之术应该归于神秘主义和生命科学范畴,虽然其中不乏迷信思想,它与当前盛行世界的预测学一样,薛家湾人的占卜术保留了东方文化中玄妙的思辨哲学和天人合一的朴素观念。

  在薛家湾还有一些奇特现象,男人长于育婴和饮烹之道。茅厕一律都在院外,有统一格式,很整洁卫生。凡是外来客只要一进村方位就分辨不清。曾有人两次到过薛家湾,都弄错了东南西北。令人不解的是只要你一走出村子,立刻就能分出东南西北。所有的外来人都会犯辨不清方向的同样的一个错误,据说这薛家湾村落的建筑结构和整体布局,是根据诸葛亮的八阵图排列设计的。(据《千奇百怪大探秘》《兰州晨报》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