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算命 > 算命大全 >

算命小生你别跑火照作品全文章节 耽美小说算命

时间:2018-01-27 09:43 来源:网络整理

算命小生你别跑全文哪里可以免费阅读?算命小生你别跑最新章节哪里有?,哪里可以下载算命小生你别跑?算命小生你别跑是一本深受广大读者喜爱的一本言情小说,由火照呕心沥血创作而得,91手游网为您提供算命小生你别跑小说全集无弹窗在线阅读、算命小生你别跑txt免费下载,赶紧下载阅读吧!

算命小生你别跑小说简介:

范言吃了一会儿葡萄,又认命地拿起剑去劈砍那个木头人,一边劈砍一边咬牙切齿,把木头人当成廖修。

没想到把木头人当成廖修之后,他反而更有力气了,砍一下就说一句廖修的坏话,把暗地里吐槽廖修的话都说了出来。

“该死的廖修,变态,就知道欺负我。”范言一边朝着木头人猛戳,一边不停地碎碎念。

“这二十把破木头剑,谁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砍坏啊,你怎么不干脆给我弄上一百把算了。”范言戳一下木头人,嘴里就气冲冲地说一句。

一下午的时间,范言的小院子里面不断地传出他小声说话的声音,如果有人在这里的话就可以听到,他是一直在骂廖修。

整个下午,他都是一边砍木头人,一边骂廖修,砍一下就骂一声,把眼前的木头人当成了廖修。

也是因为这个,他才能坚持下去。

看着木头人被他砍得越惨,他的心里就越痛快。

而范言不知道的是,廖修的院子就在他的院子的旁边,廖修坐在自己的院子里把范言所说的话全都听到了。

他听着范言不停地在骂他,脸色变得很不好看。

虽然严格地让范言把二十把木剑都砍坏,也对范言把他亲手所做的木剑说成是破剑有些不高兴,但廖修对范言还是放心不下。

推荐阅读指数:★★★★★

注:建议大家到正版授权网站观看小说内容,支持原作者。为了保护版权,本站不提供免费阅读,只推荐小说名称及作者和小编对作品的一些个人见解,仅供大家参考。

安卓用户>>点击阅读

苹果用户>>点击阅读

我们也为大家提供小说阅读app下载,下载app后搜索小说名即可在线免费阅读。(支持txt下载)

算命小生你别跑精彩评论:

一直在用这个看书,现在软件换新版本了比以前用着更舒服了,推荐一下。

算命小生你别跑精彩章节:

章节内容

范言吃了一会儿葡萄,又认命地拿起剑去劈砍那个木头人,一边劈砍一边咬牙切齿,把木头人当成廖修。

没想到把木头人当成廖修之后,他反而更有力气了,砍一下就说一句廖修的坏话,把暗地里吐槽廖修的话都说了出来。

“该死的廖修,变态,就知道欺负我。”范言一边朝着木头人猛戳,一边不停地碎碎念。

“这二十把破木头剑,谁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砍坏啊,你怎么不干脆给我弄上一百把算了。”范言戳一下木头人,嘴里就气冲冲地说一句。

一下午的时间,范言的小院子里面不断地传出他小声说话的声音,如果有人在这里的话就可以听到,他是一直在骂廖修。

整个下午,他都是一边砍木头人,一边骂廖修,砍一下就骂一声,把眼前的木头人当成了廖修。

也是因为这个,他才能坚持下去。

看着木头人被他砍得越惨,他的心里就越痛快。

而范言不知道的是,廖修的院子就在他的院子的旁边,廖修坐在自己的院子里把范言所说的话全都听到了。

他听着范言不停地在骂他,脸色变得很不好看。

虽然严格地让范言把二十把木剑都砍坏,也对范言把他亲手所做的木剑说成是破剑有些不高兴,但廖修对范言还是放心不下。

他自己并不知道自己的这种心情,只是觉得有些不舒服。

当廖修回到自己的院子里之后,听到范言院子里传来的击打声,嘴角不自觉地扬起。

看来,小师弟虽然表面上不表现出来,但其实还是很努力的,没有看他离开就偷懒,廖修有些欣慰地想道。

然而不等他高兴,就听到旁边院子里传来除了击打声之外的其他声音。

他听到范言在小声说话,仔细一听,竟然是在偷偷骂他。

他第一次觉得修真者的五感太强不是一件好事,连那么小的声音都能听到。

廖修的脸色一下子沉了下来,继续听范言都说了什么。

范言不知道这些,他不停地劈砍木头人,也不停地骂着廖修。一开始的时候,他还能骂个不停,给自己找个乐趣,宣泄一下。

到了后来,他已经累的连骂人的力气都没有了。

但是他也没有放弃,而是咬牙坚持着,汗水不断地滑落,身体上的肌肉也变得越来越僵硬。

旁边的院子里,廖修一直听着范言的骂声,渐渐地也就没有什么感觉了。

他想了想,小师弟之前都没有修炼过,一时不能接受也算正常,他不能太和小师弟计较的。

范言在自己的院子里练习剑招,而廖修则在自己的院子里修炼。他一边修炼,一边还能听到范言说话的声音。

到了后来,他发现很长时间都听不到范言说话的声音了,连木剑的击打声都没有了,这才觉得有些不对。

这时他才发现太阳都快要落山了。这么说,小师弟都已经练了一天了,廖修暗自想道。

想到这里,廖修不由得皱了皱眉,起身直接跃过两个院子之间的高墙,到了旁边范言的院子里。

到了范言的院子里,廖修才发现,原来范言已经累昏了,就这样瘫在地上躺着。

旁边还躺着一把已经坏了的木剑。

廖修皱了皱眉,上前把范言抱了起来,连他自己都没有发现,他抱范言的时候特别的温柔。

看着自己怀里瘦瘦小小的人,还有他疲惫的脸色,廖修的眉毛就没有松开过。

是谁让他这么不要命的,他让他好好练习,可也没有让他这么拼命啊。一天就用坏了一把剑,而且还是第一天,他的身体怎么可能受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