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解梦 > 梦文化 >

陈美龄 教育,是一个教会孩子做梦的过程

时间:2018-01-25 14:39 来源:网络整理

(原标题:陈美龄 教育,是一个教会孩子做梦的过程)

陈美龄(Agnes Chan,1955-),作家、歌手、教育学博士,生于香港。以日本联合国国际儿童紧急救援基金会大使、日本癌症协会“微笑大使”、香港浸会大学特别教授等身份活跃于社会。在日本,陈美龄可谓家喻户晓,著有数十本教育类书籍。2015年,陈美龄的小儿子继大儿子和二儿子后,再次被斯坦福大学录取,引起轰动。

上世纪70年代,日本歌坛活跃着几位华人歌手的身影:台湾的“野性歌后”欧阳菲菲、以甜美声线著称的邓丽君,以及走少女偶像路线的陈美龄。1972年,年仅17岁的陈美龄受日本著名歌手、作曲家平尾昌晃邀请,从香港来到日本发展,凭借清澈纯净的高音和露出虎牙的甜美笑容,迅速成为日本风靡一时的人气偶像。

45年过去,当年的少女偶像如今已是三个儿子的母亲。作为歌星,陈美龄在14岁时发布了第一首歌,她曾受万众瞩目,在艺海沉浮,也曾饱受非议、退出歌坛。作为作家,她曾出版80余本书,在香港,她的名字几乎成为畅销的代名词。作为学生,她在最红的时候选择隐退,考入斯坦福大学,拿下教育学博士,成为儿童心理学、教育学专家。作为母亲,她将三个儿子送入斯坦福大学。她积极投身公益,致力于维护妇女和儿童权益,1998年首任日本联合国国际儿童紧急救援基金会大使。目前,她是香港教育局局长的热门候选人之一。

《50个教育法》的新书发布会现场,已做了父母的粉丝,拿来她过去唱歌的旧照,排队请她签名、合影,她一一应许,鞠躬,道谢。她的小儿子也来到现场,他说:“我母亲是个永远充满热情的人,没办法。”

这样一个时刻都保持热情的人,梦想通过唱歌为世界和平贡献力量的人,历数过去的幸与劫,却说:“我最骄傲的身份是母亲。”

最红时隐退

“钱财、名誉如流水,知识却不会被夺去”

1973年,年仅18岁的陈美龄凭借一首《草原光辉》夺得日本唱片奖新人奖,风靡全日本。上世纪七八十年代,适逢日本战后经济恢复的鼎盛时期,也是大和文化走向世界的主要阶段。在吸收西洋音乐元素的基础上,融合民族演歌成分的电子音乐,形成了成熟的J-Pop(日本流行音乐),席卷整个亚洲,其主角大多是蓬松烫短发、明眸善睐的偶像少女。有人称,当时的日本歌坛进入了少女偶像角逐混战的“战国时代”。陈美龄便和南沙织、西城秀树、野口五郎、邓丽君等歌手一起,成为那个时代最为耀眼的明星。

“雪球一样翻滚不停,”她这样形容自己爆红时的状态。每天工作20个小时,早上不能按时上学,放学后要去录节目,走在街上会被认出,不停有人找她上电视、拍戏、录音,“因为太忙,吃不好睡不好交不到朋友,旁边的人都顺着你,赚钱也多”。

就在歌唱事业蒸蒸日上的时日,父亲却对她说:“钱财、名誉如流水。一旦出事立刻就会被夺走。但知识记入脑子,却不会被人夺去,它会成为你一生的宝物。所以在你能学习的时候要珍惜机会,好好学习。”听从了父亲的劝告,陈美龄暂别歌坛,赴加拿大多伦多大学读社会儿童心理学。

初到加拿大,陈美龄终于不必活在众人的眼神里,“什么都能做,一个人逛街,这在日本根本不可能,可以不化妆,可以胖,平时穿什么都行,不用每天都洗头发”。从大红大紫的明星到无人认识的普通人,陈美龄没有丝毫失落或后悔,“奇怪,我没有那种 拥有 的心态,从来不觉得有了成就之后,就要抓住不放”。如今再看,恰是这份心态拯救了她,也成就了她。

“美龄论争”

“日本女人努力争取自由,但是男人却不合作”

1978年,从多伦多大学毕业之后,陈美龄再次赴日并重回娱乐圈。1985年,应宋庆龄基金会邀请,在六万人的首体举办个人演唱会,以《原野牧歌》《假如》《爱的咒语》《旧日的恋情》等歌曲,红遍大江南北。同年,她和原经纪人金子力结婚,在加拿大诞下长子。

为了给孩子喂奶,陈美龄带着儿子到电视台录节目。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大多数日本女性都会在结婚生子后选择回归家庭,她的这一举动在当时社会风气依然保守的日本备受争议。人们说她“太贪心”,“既然生了孩子就应该待在家里,不要带出来”。1988年年底,日本众多杂志大篇幅刊登并讨论:女人该不该带着孩子去上班?这场围绕职业女性带孩子工作问题的争论,被称为“美龄论争”。连陈美龄自己也没想到,此举无意间打破了日本的社会禁锢,成为日本实现《男女就业机会均等法》和育儿休假制度的原动力。